三分彩精准计划欢迎您的到來!

 
□ English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網站首頁 國內離婚 國內繼承 業務范圍 香港離婚繼承 澳門離婚繼承 臺灣離婚繼承 法律文書
首席律師  

孫長剛 律師

涉外婚姻家事與財富傳承律師網首席律師
承信全球家族辦公室首席律師

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
北京市律師協會婚姻與家庭法律專業委員會副主任
北京市十佳婚姻家庭法律師
中國人民大學律師學院兼職教授
中國政法大學聯合導師
華東政法大學兼職教授
中國商業法研究會理事
中國國際私法學會常務理事
2018年入選司法部千名涉外律師名單

郵箱:lawyerscg@sina.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北四環西路66號中國技術交易大廈
A座16層
  微信號:lihunlawyer
  電   話:13671188466

專業團隊
·首 頁 >> 國內繼承

南京下關區法院:百年老宅拆遷繼承引發糾紛
發表于2011-3-17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1月22日18:29  法制與新聞
  一座歷經一個半世紀的清代老宅院,因為城市改造即將被拆遷,面對數百萬元的拆遷補償費,一大批老宅后人突然冒出爭搶房產的繼承權。面對史上人數最多、時間跨度最長、繼承類型最全的這一特別繼承案件,法院該如何判決?南京市下關區人民法院經過長達一年多的審理,用民俗習慣和現代法理相結合的方法對此案作出了判決。
  百年老宅拆遷繼承引發糾紛
  孟亞生/文
拆遷補償費該給誰
  2009年8月,南京市下關區人民法院立案庭接到一紙訴狀,名叫談中福、談欣的父女二人將李文思等35位李氏家族成員起訴到法院,要求分享坐落于南京市下關區熱河路103巷內800多平方米“李氏家族百年老宅”的繼承權,同時請求法院對老宅繼承分配方案作出判決。
  接到訴狀后,法院立即圍繞老宅展開深入細致的調查。
  調查得知,老宅為安徽滁州來安縣人李均泰所建。清朝咸豐六年,即1856年,李均泰只身一人從來安縣水口鎮來到古城南京經商。因他誠信經營,頭腦靈活,經過一番打拼,很快成為“下關首富”,產業分布在現南京下關火車站、惠民橋、永寧街、熱河路和中央門紫竹林一帶。1864年,李均泰置辦地契,在現南京市下關區熱河路103巷內大興土木,修建李氏豪宅。
  調查法官走進老宅發現,老宅呈正方形,每邊長30米左右,在南邊和北邊,共開了四個小門,宅院內被平均分為四個部分,猶如一個“田字格”,院內的青石板地面、房屋的雕花窗欞,雖經多次翻修,但古風猶存。在老宅西北角的屋頂下,木椽子上雕著精美的二龍戲珠圖案,兩條龍栩栩如生,動感十足,閣樓的欄桿上遍布吉祥木雕圖案,溢彩鎏金,盡管歲月流逝,卻無法拭去老宅當年的奢華與氣派。
  李均泰生有五子,分別為李云鑫、李殿甲、李云海、李錦文和李云生。此后的百多年間,李家子孫在這塊土地上繁衍生息,輝煌一時,家族中出了不少知名人士。次子李殿甲生前為武舉人,曾去蒙古征戰,得到過清朝皇帝的賞賜;四子李錦文是南京名醫,為著名的鼓樓醫院前身“馬林醫院”的創辦人之一;當代著名南京籍演員陶澤如則是李均泰長子李云鑫的曾外孫。
  李家老宅,150年來傳承了整整6代人,其間從來沒有分過家,僅在1935年因為地契被火燒掉,李殿甲向民國政府重新申請了土地所有權登記。新中國成立后的1953年,南京市人民政府應李家人的申請,制作了一個以李家第三代中李文昭、李文亮、李文思、李文濤、李文馨代表各自的父輩繼承老宅產權以及第四代中的李正瑞為共有人的房契,不過房契當時并未發放。李正瑞是長房長孫李文治的大兒子,因為李文治當時已經去世,故作為長孫代表繼承產權。1958年,老宅因“社會主義改造”被收歸國有。2009年6月,南京市下關區政府落實私房政策辦公室向李家后人退還了這座老宅,核定產權為800平方米,言明由產權人自行管理。
  2009年上半年,南京舊城改造規劃實施,這處百年老宅面臨拆遷。據了解,同樣地段的拆遷安置價格約8000元/平米上下,照此,這處老宅的補償費將高達六七百萬元。
  “這筆補償費究竟該歸誰?”對于巨額的拆遷補償款如何分配,李均泰的后人先后召開過七八次全家族的會議,均沒有達成一致意見,尤其對五房李云生的后人、孫女婿談忠福及其女兒談欣的繼承權,家族內部爭議很大,因為李家人認為談欣的母親也就是談忠福的妻子李正凱并非嫡出,而是李家養女。養女能否繼承祖上遺產,眾人看法不一,不少人持否定意見。見此,談忠福、談欣父女將李文思等35位李氏家族成員起訴到下關區法院,請求法院的公正裁決。
  南京市下關區法院受理此案后,審查了該家族的譜系,奔赴湖南、湖北、河南等地進行查證工作,發現李均泰的后人有130人之多,除去已去世的,按照現行法律規定享有繼承權的還有40多人。于是,這40多人也被一起追加為被告,使得被告總數達70多人。
  2010年1月21日,法院專門召集家族成員召開協調會,就家族成員的姓名和身份進行了確認。此后,主審法官又多方找到民國時期、1956年土地改革時期的李家老宅檔案,最終確定權屬明確的應繼承房產面積為737平方米。
75名老宅后人各抒己見
  2010年4月30日,法院第一次開庭審理此案。75名有繼承權的李家后人從山東、湖北、海南等地紛紛趕到南京,出庭參與訴訟。
  庭上,圍繞如何繼承、分配老宅房產份額,大家爭論不休,提出了各種各樣的分配方案。有的提出按照對家族貢獻大小來分配,也有的提出按照年齡的大小來分配。最后歸結起來,主要的方案有三種:一種是按照該房在1958年社會主義改造時所住的有據可查的70余人平均分配,但這種方案遭到了一部分人的反對,因為社會主義改造是一個運動,其造成的事實在法律效力的認定上存在大量不確定性和爭議性,所以這一方案基本被否決;另一種意見是,平均分成75份,李家現有的75名有繼承權的后人每人一份,這得到了不少人的響應,但也有人認為,這種平均主義分配方法看似公平,其實最不公平,因為5房的后人有多有少,少的本應多分,多的本應少分,不能“和稀泥”;第三種是實行“5+1”的分法,也就是按照“五房”+“長房長孫”的分法,各占六分之一。所謂“五房”,就是把這些當事人按照血緣關系,分別歸到李均泰五個兒子的譜系中,各家派代表領一份,回去以后在各房內部自行重新分配。而之所以要把長房長孫單列出來,是因為其對家族貢獻較大。
  經過激烈的討論,大多數人比較傾向于“5+1”的分配模式。但是,這一模式之下也存有矛盾,有人認為,長房長孫多分一份的觀念是封建特權,不符合現行法律的規定,認為還是依照5房分配比較合理。
  由于原被告雙方分歧較大,被告內部思想一時也無法統一,合議庭沒有當庭宣判。
 
法院確定“5+1”分配方案
  2010年9月16日,南京市下關區法院經過醞釀和反復討論,再次開庭審理此案,并當庭作出了一審判決。法院通過咨詢知名民俗學專家和民法專家,決定采納“5+1”的分配方案,即“五房”+“長房長孫”的分法。
  這樣的分配方案受到了質疑,面對質疑,審判法官解釋說,宣判之前,合議庭專門咨詢了民俗專家,了解到新中國成立前我國不少地區在遺產繼承時確實有長孫多得一份財產的習俗,也有法院的裁判先例。因為長房長孫在封建社會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往往被認為是家族的接班人或后繼者而被重點培養,會得到更多的照顧和更好的教育。而且之前開庭時,本案75位當事人中,多數人表示,按照傳統長孫應享有繼承權。法官說,最重要的一點是,在歷次的房產權屬登記中,李氏家族的長孫都作為單獨的分支列出。1935年,李殿甲作為土地所有權共有人的代表在申請土地所有權登記時曾表示,本產為祖遺,因繼承遺產而形成了6個共有人的狀況,分別是李文昭、李殿甲、李云海、李錦文、李文馨、李正瑞?梢,在當時申請土地所有權登記時,就認可了李正瑞作為長房長孫代表人可以多得一份。到了1953年,李文昭、李文亮、李文濤、李文思、李文馨、李正瑞遞交了房地產登記申請,南京市人民政府制作了換契。由此可以看出,1953年的房地產登記是延續1936年的土地所有權登記狀況進行的,仍然認可李正瑞為長孫的大兒子,作為長孫代表繼承產權。
  長房長孫多得一份后,是否可以不再繼承長房的份額呢?法官解釋說“不可以”。因為李正瑞的父輩連他父親在內共有3個人,這3個人均分了他爺爺李云鑫的份額,李正瑞父親已經過世,所以其父親的1/3份額,就由他繼承,這叫代位繼承。這就是為什么長房長孫在得到了1/6之后,還能再分得整個長房1/3份額的原因。
  法官說,代位繼承是和本位繼承相對應的一種繼承制度,是法定繼承的一種特殊情況。它是指被繼承人的子女先于被繼承人死亡時,由被繼承人子女的晚輩直系血親代替先死亡的長輩直系血親繼承被繼承人遺產的一項法定繼承制度,又稱間接繼承、承租繼承。先于被繼承人死亡的繼承人,稱被代位繼承人,簡稱被代位人。代替被代位人繼承遺產的人稱代位繼承人,簡稱代位人。代位人代替被代位人繼承遺產的權利,叫代位繼承權。此案中,由于很多繼承人都是李氏第五甚至第六代子孫,其間經過了代位繼承、轉繼承等法律概念,因此計算繼承份額十分復雜。如著名演員陶澤如,他屬于李氏長房的一支,其外公李文昭為李均泰長子李云鑫的二兒子。根據“5+1”分配方案,李云鑫名下獲得房產的1/6。李云鑫有三個兒子,繼承到李文昭名下的房產則變為1/18。李文昭育有兩子兩女,這就意味著陶澤如的母親只能獲得1/72的房產。陶澤如父母已經去世,留有兄弟姐妹六人,故陶澤如分得的房產為1/432。
  陶澤如這個還算簡單,最復雜的應是三房李云海第二子李文濤的孫子李林博。李云海死亡時,其長子李文楨早已死亡且無子女,故李云海遺留的財產應由其次子李文濤、三子李文鵬繼承,各占1/2即享有1/12的房屋所有權。李文濤繼承李云海所有的房屋所有權是在1950年取得的,屬于李文濤與妻子沈素英的夫妻共同財產,即李文濤與沈素英各享有1/24的房屋所有權。李文濤于1988年去世,其財產由沈素英和9個子女繼承,其子李飛聲和妻子代桂菊共同獲得1/240的房產,沈素英獲得11/240的房產。李飛聲死亡后,其遺留財產由其妻代桂菊與其子李林博繼承,各占1/2即享有1/960的房屋所有權。代桂菊共享1/480+1/960=1/320的房屋所有權。沈素英于2007年死亡,其遺留的財產中李飛聲之子李林博代位繼承其中的1/9即11/2160的房屋所有權。李林博共享有1/960+11/2160=53/8640的房屋所有權。
  為避免當事人在今后的拆遷補償分配中產生矛盾,法院經過細致計算,在判決書中明確了75名繼承人的應得份額。此案原告談忠福、談欣是五房李云生的后人,李云生生有一子李文馨和一女李文琴,談忠福的妻子李正凱是李云生的兒子李文馨的養女,因李正凱已經去世,所以李文馨1/12的房產就由談忠福、談欣父女倆繼承,法院判決父女倆各自繼承老宅1/24的產權。
  從法院判決書中可以看出,此案繼承份額最大的分得了40.9平方米的產權,最少的僅有0.256平方米。這意味著,最多的可以獲得繼承房產30多萬元,最少的僅有2000元左右。
及時明確產權避免親人相惡
  南京大學民法學專家談及此案時認為,此案雖然尊重了“長房長孫”多得一份的民俗習慣,但主要還是根據當初的土地登記證,因為在之前的幾次土地登記證上,都有長房長孫代表李正瑞的名字,而長房的其他孫輩成員,則一個都沒有登上土地登記證,法院判決房產等不動產繼承案件,第一要認的就是土地登記證和房屋產權登記證,根據登記證的名字確定所有權人后再確定繼承份額。
  為什么首先要認土地登記證和房屋產權登記證,而不先認人呢?專家說,這是由物權的公示原則和公信原則決定的。物權的公示原則是物權法的基本原則之一,物權變動涉及一國財產的流涌,關乎一國的交易秩序,因而公示極其重要。公示將物權的實際狀態表彰于外,通過對交易人信賴的維護,向社會交易界提供統一的、穩定的、普遍信服的法律基礎。我國物權法規定:“不動產物權的設立、變更、轉讓和消滅,應當依照法律規定登記。動產物權的設立和轉讓,應當依照法律規定交付!蔽餀喙臼菫榱俗屗饲宄刂勒l是權利人,以維護權利人、與交易有關的人的合法權益。除有相反證據證明的以外,記載于不動產登記簿上的人是該不動產的權利人,動產的占有人是該動產的權利人。物權的公信原則,是指物權變動經過公示的,即使標的物的出讓人事實上無權處分,但善意受讓人基于對公示的信賴,仍能取得物權的一種原則。此案中,李正瑞是土地登記證上的6個人之一,根據物權公示、公信原則,完全可以認定他已取得了1/6的份額,因此法院判決他的后人多得一份是符合法律規定的。
  專家認為,李氏家族祖產繼承之所以如此復雜,就是因為這處老宅自1935年以來,就沒有根據家庭人員的變化進行過明確的房屋產權登記變更,1953年,南京市人民政府雖然制作了房契,但房契當時沒有發放,也一直無人去申領。雖然現在的族人們都能說出很多變遷的“細節”,白紙黑字落在紙上的卻只有一份有6個人“代表登記”申請的土地所有權證,多少年來,族人們就一直對“糊里糊涂”的祖產“共有”著。目前各地像李氏家族百年老宅的祖屋還有很多,為了省卻日后許多麻煩,建議在家庭成員關系發生變化的時候,一定要及時地對房屋產權登記進行變更。
  專家建議,現代人對房產的重視程度越來越高,要避免出現親人相惡的局面,最好的辦法就是及時地進行明確的產權登記變更。
  因為談欣的母親是李家養女,李氏家族不少人認為養女沒有繼承權,但法院認定養女也有繼承權。專家說,我國《繼承法》第十條規定:“遺產按照下列順序繼承,第一順序:配偶、子女、父母。本法所說的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養子女和有撫養關系的繼子女!
  由此可見,養女與親生女具有同等的繼承權。因此判決原告父女倆獲得一定的老宅繼承份額是符合法律規定的,是正確的。
專家強調說,世界上最珍貴的并非金錢、財產,而是一種割舍不斷的親情,通過此案件,這個大家族的很多人從原本互不相識,到重新聚在一起,這種親人間的聯系,才是最寶貴的財富。
關閉窗口
  TOP↑
  E-Mail:lawyerscg@sina.com
電  話:010-62684688-8050  
手  機:13120327912 13671188466

本站關鍵字:涉外離婚律師 涉外繼承律師 財富傳承 家族信托

版權所有:孫長剛 律師
本站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北四環西路66號
中國技術交易大廈A座16層
郵  編:100080   京ICP備案:07009335
三分彩精准计划 江苏快三计划 腾讯分分彩平台 幸运飞艇5码计划 腾讯分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