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彩精准计划欢迎您的到來!

 
□ English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網站首頁 國內離婚 國內繼承 業務范圍 香港離婚繼承 澳門離婚繼承 臺灣離婚繼承 法律文書
首席律師  

孫長剛 律師

涉外婚姻家事與財富傳承律師網首席律師
承信全球家族辦公室首席律師

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
北京市律師協會婚姻與家庭法律專業委員會副主任
北京市十佳婚姻家庭法律師
中國人民大學律師學院兼職教授
中國政法大學聯合導師
華東政法大學兼職教授
中國商業法研究會理事
中國國際私法學會常務理事
2018年入選司法部千名涉外律師名單

郵箱:lawyerscg@sina.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北四環西路66號中國技術交易大廈
A座16層
  微信號:lihunlawyer
  電   話:13671188466

專業團隊
·首 頁 >> 國內繼承

父親早逝后兒子遺產分文未得
發表于2011-4-27      
2011年3月30日   B02:B02-非常官司   稿件來源:上海法治報   作者:富心振
父親的遺囑沒有留下任何遺產給兒子。
 
□富心振
    丈夫生前立據聲明如有意外,夫妻共同財產均歸妻子,卻沒有給自己與前妻的兒子、母親留下一點份額。當浦東新區法院在審理這起遺囑繼承糾紛案時,雙方在法庭上唇槍舌戰,對于立遺囑的目的、遺囑的效力等發生較大爭議。
    那么,法院又會對此案如何判決的呢?這其中又有什么耐人尋味的案情呢?
    英年早逝遺囑繼承留下糾紛
    孫曉波生于江西南昌,上大學時與同窗女友柯靜文談戀愛。大學畢業后,孫曉波與柯靜文在同地工作, 1990年春節,他們邁入了婚姻的殿堂。一年后,愛情結晶——兒子出生了,取名孫柯。兒子的出生,給這個家庭曾帶來了幸福和快樂。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幸福和快樂慢慢變得平靜,平靜中雙方又為生活瑣事發生了嗑嗑碰碰,由于雙方性格的差異,發生矛盾都互不相諒,同時,婆媳矛盾更是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兩人的感情逐漸談化。
    因此,在兒子2歲多的時候,雙方終于因感情徹底破裂而分道揚鑣,兒子孫柯與母親柯靜文共同生活。
 
離婚后,由于柯靜文的無理阻撓,孫曉波甚少能與兒子謀面,父子之間感情難以建立,感情始終是淡淡的;而婆婆由于未能見到孫子,始終氣郁難平。
    不久,離婚后的孫曉波為了擺脫生活上的陰影,獨自來到了上海,找到了一份跨國公司的工作,盡管工作很辛苦,在全國各地做產品技術維護,但忙碌的工作使他忘卻了婚姻上的挫折。
    1995年,孫曉波在熱心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比他小5歲的范萱萱,通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兩人情投意合,感情很快升溫。 1996年12月18日雙方登記結婚,孫曉波開始了新的家庭生活。
    由于范萱萱知書達理,處事穩重,孫曉波的母親也很快接納了這位新媳婦,且雙方在生活中相處得很融洽。新家庭的和睦,使孫曉波倍感溫暖,對未來充滿了憧景,為這個家庭付出了很多,夫妻感情日益俱增。
    2007年7月30日,孫曉波書寫了本人聲明一份,稱 “本人孫曉波和范萱萱結婚十多年來相互恩愛,風雨同舟,經過我們二人共同努力,掙下了一份家業,為避免產生財產糾紛,特此聲明,以此為據:萬一我有意外,我們夫妻全部財產均歸范萱萱所有,以保障她今后的生活,我的母親和兒子均無權參與分配。這是我的真實意愿!
    此后的2008年1月和2009年11月,孫曉波與范萱萱先后共同購買了位于浦東新區的兩套房屋,一套用于自己居住,另一套用于出租。
    然而,天有不測風云,可能是孫曉波的工作太勞累,這位剛到中年的男子病倒了。期間,范萱萱為孫曉波到處求醫問藥,精心照顧,然而,在2009年12月12日,孫曉波終因病情發展,不幸去世。
    孫曉波的去世,給妻子范萱萱帶來了無比的痛苦。而孫曉波身后遺產繼承問題,范萱萱覺得是一個棘手的事,雖有孫曉波生前立了遺囑,但孫曉波繼承人現在有一個老母、一個前妻所生兒子,該遺囑將他們排除在繼承之外,他們會怎么想?
    范萱萱與孫曉波的老母、特別是前妻所生兒子進行了溝通協商,孫曉波的母親念在范萱萱獨自照顧患病兒子多年的情份上,同意遺產歸兒媳所有;但孫曉波的前妻卻不同意自己的兒子分文未得。
    面對上述情況,范萱萱決定通過法律途徑來解決這個問題,使自己的合法權益受到法律的保護。
    2010年4月26日,范萱萱作為原告向浦東新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一次過堂涉案房產雙方爭執
    2010年6月18日下午1點30分,隨著法官手中的法槌敲響,原告范萱萱訴被告俞秀娟 (孫曉波母親)、孫柯(孫曉波與前妻所生兒子)遺囑繼承糾紛案在浦東新區法院第一次公開開庭審理,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被告孫柯的委托代理人分別就坐于原、被告席上,被告俞秀娟沒有到庭應訴。
    在莊嚴的法庭上,首先由原告代理人宣讀起訴狀,陳述了訴訟請求、事實和理由:因夫妻感情至深,孫曉波于2007年7月30日立有自書遺囑一份,表明其身后所有遺產均由原告繼承。孫曉波因病不幸去世后,原告因與繼承人孫柯進行溝通協商不成,因此起訴法院要求判令浦東新區某路15號402室房屋產權的一半、浦東新區某路40號101室房屋產權的一半由原告按照遺囑繼承。
    被告孫柯的代理人辯解,本案爭議的房產是被繼承人作出遺囑聲明后才產生的財產,不在遺囑聲明所指的財產范圍內,應該適用于法定繼承。對于成立和生效是不同的,寫聲明的時候是成立,死亡的時候生效。本案爭議的房產沒有包括在遺囑范圍內,因此不應算作是遺產,因此不同意原告的訴訟請求。
    當法庭質證到遺囑時,被告孫柯的代理人雖對真實性無異議,但突然發問: “原告是否和孫曉波同時寫了一份聲明”?
    原告遲疑一下后回答說: “不是同時寫的,但是我確實也寫過一份聲明,內容大概是 ‘自己發生意外后,夫妻共同財產如何處理’?我那個時候我的意思是我發生意外后,夫妻共同財產歸孫曉波所有”。
    被告孫柯的代理人又接著問: “寫這份聲明是誰提出的”?
    原告又答: “是孫曉波提出的”。
    對于原告以上回答,對方聽后顯然不滿,孫柯的代理人指出,原告和孫曉波是同時寫聲明的,是原告要求孫曉波這樣寫的,他們這樣寫是為了吞并對方的財產份額,因此,孫曉波寫這個聲明并不是孫曉波的真實意思。
    接著,法庭要求被告孫柯方進行舉證,其向法庭提交了打電話給原告的錄音書面文字記錄材料,以此來證明自己的上述主張。
    二次過堂遺囑效力各持己見
    2010年9月14日下午3時,浦東新區法院對本案第二次公開開庭審理。
    在庭審中,孫柯雖對遺囑的真實性無異議,但認為遺囑的內容是不合法的。被告孫柯的代理人提出了一個新的主張,認為遺囑還應當對缺乏勞動能力又沒有生活來源的繼承人保留必要的遺產份額,孫曉波立遺囑時,兒子孫柯尚未成年,但孫曉波沒有為孫柯保留必要的份額,因此該遺囑無效。
    孫柯的代理人又說,根據相關證據材料,孫曉波在患病期間還留有一份遺囑,律師事務所接受了孫曉波委托,對孫曉波遺產進行處理,律師函也寫明了律師事務所負責處理孫曉波的遺產問題。根據該遺囑,本案應根據法定繼承處理,F原告對于后一份遺囑否認,原告涉嫌銷毀遺囑。
    唇槍舌戰的法庭調查結束后,雙方針鋒相對地發表了各自的觀點。
    原告代理人說: “通過法庭的調查和質證,原告認為,被繼承人孫曉波留下的遺囑真實有效,是唯一的遺囑,本案應根據該遺囑進行處理”。
    孫柯的代理人說: “這不是唯一的遺囑,一份是在原告這里的遺囑,另外孫曉波在患病期間又寫了一份按法定繼承的遺囑。且兩套房屋是在2008年1月后購買的,不應在2007年遺囑的范圍內,孫曉波對這兩套房屋沒有處分權。孫曉波遺囑中寫了萬一發生意外遺產如何處理,但孫曉波不是發生意外去世的,是患病去世的,孫曉波之后在病重期間寫的遺囑才是其真實意思表示。2007年的那份遺囑是孫曉波在原告的逼迫下寫的。其認為遺囑不是孫曉波的真實意思表示,是無效的。因此,堅持要求本案根據法定繼承進行處理。
    法院下判房產按照遺囑繼承
    2010年11月2日,歷時半年多的審理,浦東新區法院對這起遺囑繼承糾紛案作出一審判決,位于浦東新區某路15號402室房屋產權中屬于被繼承人孫曉波的份額由原告范萱萱繼承;位于浦東新區某路40號101室房屋產權中屬于被繼承人孫曉波的份額亦由原告范萱萱繼承。
    法院認為,本案中,被繼承人孫曉波聲明如有意外,夫妻共同財產均歸原告,該遺囑內容合法,且被告方對該遺囑真實性無異議,因此孫曉波的遺產應按上述遺囑處理。被繼承人孫曉波死亡時,被告孫柯已成年且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及勞動能力,因此被告孫柯關于遺囑未保留其份額因而無效的辯稱意見,不予采納。孫曉波遺囑中所稱的夫妻共同財產應指其死亡時尚存在的夫妻共同財產,包括本案系爭的房產。故按孫曉波遺囑,屬于孫曉波的財產份額應由原告繼承所得。
    一審宣判后,被告孫柯不服提起上訴,日前,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文中人物均化名)
   法官說法
   遺囑的真實性不持異議
    主審法官丁曉華在接受采訪時說,這是一起遺囑繼承糾紛案件,而雙方當事人爭議的焦點主要在于以下三點:
     一、孫曉波的遺囑是否是其真實意思的表示?
    被告孫柯代理人在法庭上辯稱,原告和孫曉波同時書寫了聲明,均稱發生意外的話,夫妻共同財產歸對方所有,而當時原告身體不好,孫曉波身體健康,故孫曉波書寫聲明的目的是為了吞并原告的財產,將夫妻共同財產給予原告不是孫曉波真實意思的表示。法院認為,原告寫過內容類似的遺囑并不影響孫曉波的遺囑的效力,被告孫柯關于孫曉波書寫聲明是為了吞并原告的財產無證據證實,不予采信。
    二、孫曉波的遺囑未保留兒子份額是否屬無效?
    孫曉波死亡時,孫柯已成年且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及勞動能力,因此被告孫柯關于遺囑未保留其份額因而無效的辯稱意見,法院無法采納。被告孫柯稱原告銷毀了孫曉波在患病期間訂立的有關法定繼承的遺囑,法院認為,被告孫柯提供的律師函、信封及錄音光盤無法證明孫曉波在2007年之后另書寫過遺囑,也無法證明原告有銷毀遺囑的行為,因此對被告孫柯要求按法定繼承方式繼承孫曉波遺產的意見,法院也無法采納。
    三、孫曉波的遺囑是否包括立遺囑前后的生前全部財產?
    本案中,被告孫柯的代理人稱,系爭的兩套房屋是在 2008年 1月和2009年11月購買的,而孫曉波書寫的遺囑是在2007年,因此上述兩套房產不在遺囑所稱的夫妻共同財產范圍內。法院認為,孫曉波遺囑中所稱的夫妻共同財產應當指其死亡時尚存在的夫妻共同財產,也包括本案中雙方爭議的兩套房產。
     綜上所述,根據 《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有關規定,公民可以立遺囑將個人財產指定由法定繼承人的一人或數人繼承。本案中,被繼承人孫曉波聲明如有意外,其與原告的夫妻共同財產均歸原告,該份遺囑內容合法有效,且被告方對該遺囑的真實性不持異議,據此,孫曉波的遺產應依法按上述遺囑處理。
關閉窗口
  TOP↑
  E-Mail:lawyerscg@sina.com
電  話:010-62684688-8050  
手  機:13120327912 13671188466

本站關鍵字:涉外離婚律師 涉外繼承律師 財富傳承 家族信托

版權所有:孫長剛 律師
本站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北四環西路66號
中國技術交易大廈A座16層
郵  編:100080   京ICP備案:07009335
三分彩精准计划 江苏快三计划 腾讯分分彩平台 幸运飞艇5码计划 腾讯分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