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彩精准计划欢迎您的到來!

 
□ English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網站首頁 國內離婚 國內繼承 業務范圍 香港離婚繼承 澳門離婚繼承 臺灣離婚繼承 法律文書
首席律師  

孫長剛 律師

涉外婚姻家事與財富傳承律師網
首席律師:孫長剛
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
郵箱:lawyerscg@sina.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北四環西路66號中國技術交易大廈
A座16層
  微信號:lihunlawyer
  電   話:13671188466

專業團隊
·首 頁 >> 財富傳承案例

吉林建苑與四川信托信托糾紛案
發表于2019-2-14      

來源:“InlawweTrust ”微信公眾號

時間:2019年2月12日


本案的審理法院論理部分:


本案二審爭議焦點為:一、案涉法律關系性質的認定;二、四川信托是否應當返還吉林建苑公司信托報酬、賠償損失。


一、案涉法律關系性質的認定。


吉林建苑公司上訴主張,其與四川信托之間形成了“居間+委托代理”的法律關系,并不受《中華人民共和國信托法》的調整。主要理由:一是我國法律承認的信托為主動信托,即信托公司應當在接收信托財產后,積極主動的管理、運用和處分信托財產。本案中,吉林建苑公司與四川信托之間系被動信托關系,即案涉《信托合同》中約定受托人四川信托不承擔積極管理信托財產的職能,對信托財產的管理和處分一切聽任委托人在信托文件中的約定,或者在信托設立后直接聽從委托人的指示。該種法律關系并不受《中華人民共和國信托法》調整;二是因吉林建苑公司愿意設立信托將3000萬元款項出借給眾誠鋇鹽公司是基于四川信托的推介以及四川信托出具的《盡職調查報告》,雙方實質上形成的是“居間+委托代理”的法律關系。


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信托法》第二條關于“本法所稱信托,是指委托人基于對受托人的信任,將其財產權委托給受托人,由受托人按委托人的意愿以自己的名義,為受益人的利益或特定目的,進行管理或者處分的行為”的規定,信托法律關系具有以下特點:一是委托人基于對受托人的信任,將其財產權委托給受托人管理;二是受托人以自己的名義,為受益人利益或特定目的,對信托財產進行管理、處分,信托財產具有獨立性。本案中,從案涉《信托合同》的簽訂、內容及履行情況看,系吉林建苑公司基于對四川信托的信任,自愿將其合法所有的3000萬元資金委托給四川信托,由四川信托在合同確定的權限內對3000萬元信托財產進行管理、運用或處分,并約定信托的類型為被動受托,即系根據委托人吉林建苑公司指定管理并運用信托資金。同時,四川信托亦是以自己的名義與眾誠鋇鹽公司簽訂的《信托貸款合同》,作為一方合同主體履行了《信托貸款合同》,獨立對信托財產進行了事務型管理,雙方交易符合信托法律關系的特點。一審認定案涉法律關系的性質為信托關系并無不當,吉林建苑公司的該項上訴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本院同時認為,案涉《信托合同》是吉林建苑公司、四川信托的真實意思表示,未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禁止性規定,合法有效,吉林建苑公司、四川信托均應按約履行自己的義務。


二、四川信托是否應當返還吉林建苑公司信托報酬、賠償損失。


吉林建苑公司上訴主張,案涉法律關系的性質為“居間+委托代理”,在合同履行中,四川信托主要存在以下違約行為:一是向吉林建苑公司出具的《盡職調查報告》的數據不實,嚴重誤導了吉林建苑公司,增加了項目風險;二是四川信托向吉林建苑公司提供的第一季度管理報告嚴重失實,結合法律規定,四川信托應當按照合同約定返還報酬、賠償吉林建苑公司的損失。


四川信托抗辯,其不應返還信托報酬、賠償損失。理由:一是案涉《信托合同》明確載明信托類型為被動信托、吉林建苑公司自行判斷借款人及擔保人的經營、財產信用狀況并承擔風險,《盡職調查報告》并非吉林建苑公司判斷項目風險的依據。同時,《盡職調查報告》并不是四川信托向吉林建苑公司出具,系四川信托下屬職能部門“資產管理部”起草,用于公司內部審批,此后是因為吉林建苑公司內部存檔需要而向四川信托索取了前述報告;二是四川信托在合同履行過程中出具的第一季度管理報告,是按照吉林建苑公司選定的借款人眾誠鋇鹽公司提供的第三方審計機構出具的報告制作,四川信托已經履行了合同義務。


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信托法》第三十六條關于“受托人違反信托目的處分信托財產或者因違背管理職責、處理信托事務不當致使信托財產受到損失的,在未恢復信托財產的原狀或者未予賠償前,不得請求給付報酬”的規定,結合在第一個爭議焦點中關于雙方形成了信托法律關系的分析,吉林建苑公司要求四川信托返還報酬、賠償損失的前提是四川信托在案涉合同履行中存在違反信托目的處分信托財產或者因違背管理職責、處理信托事務不當致使信托財產受到損失的行為。結合雙方的主張,具體評析如下:


(一)關于《盡職調查報告》是否存在誤導吉林建苑公司的問題,本院認為,四川信托的抗辯意見能夠成立,主要理由:


第一,根據案涉《信托合同》第三條關于“受托人為被動信托,根據委托人指定管理并運用信托資金,按照信托目的持有、管理信托財產,直到信托終止”、第五條“發放信托貸款的基本條件”第2款關于“信托貸款發放的基本條件如下:(1)借款為眾誠鋇鹽公司”、第十三條第一款“風險揭示”部分關于“委托人了解并認可借款人與保證人的經營狀況、財務狀況、信用狀況,自行判斷并承擔風險”的約定,結合在2012年11月20日案涉《信托合同》簽訂之前,2012年9月29日吉林建苑公司已形成《董事會決議》,決定以自有資金3000萬元信托給四川信托,用于向眾誠鋇鹽公司發放流動貸款的事實,案涉信托項目實質是吉林建苑公司自主決定設立,四川信托是按照吉林建苑公司的指示將3000萬元發放給眾城鋇鹽公司,項目的風險是由吉林建苑公司自行判斷、承擔。


第二,《盡職調查報告》的出具主體并非四川信托,是四川信托下屬職能部門“資產管理部”起草,從《盡職調查報告》的內容看,并不是向委托人吉林建苑公司出具,而是四川信托下屬職能部門向公司出具。結合案涉《信托合同》中關于項目風險由吉林建苑公司自行判斷并承擔的內容,從常理上推斷,四川信托關于《盡職調查報告》是用于該公司內部審批流程使用的抗辯意見能夠成立。


第三,《盡職調查報告》中明確載明“此項目為被動型管理項目”,從吉林建苑公司提交的證據顯示在2012年10月17日收到《盡職調查報告》后,其在閱知了報告中的內容后,仍于2012年11月20日簽訂案涉《信托合同》,且合同中明確載明由吉林建苑公司自行判斷并承擔項目風險。據此,可以認定《盡職調查報告》并非其判斷項目風險的依據。


綜上,吉林建苑公司關于四川信托出具與客觀情況不實的《盡職調查報告》系違約行為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1]吉林省建苑設計集團有限公司、四川信托有限公司信托糾紛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5004號。

[2]中國信托業協會發布《信托公司受托責任盡職指引》,2018年9月19日。




關鍵詞:信托、涉外信托、財富傳承


關閉窗口
  TOP↑
  E-Mail:lawyerscg@sina.com
電  話:010-62684688-8050  
手  機:13120327912 13671188466

本站關鍵字:涉外離婚律師 涉外繼承律師 財富傳承 家族信托

版權所有:孫長剛 律師
本站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北四環西路66號
中國技術交易大廈A座16層
郵  編:100080   京ICP備案:07009335
三分彩精准计划 江苏快三计划 腾讯分分彩平台 幸运飞艇5码计划 腾讯分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