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彩精准计划欢迎您的到來!

 
□ English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網站首頁 國內離婚 國內繼承 業務范圍 香港離婚繼承 澳門離婚繼承 臺灣離婚繼承 法律文書
首席律師  

孫長剛 律師

涉外婚姻家事與財富傳承律師網
首席律師:孫長剛
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
郵箱:lawyerscg@sina.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北四環西路66號中國技術交易大廈
A座16層
  微信號:lihunlawyer
  電   話:13671188466

專業團隊
·首 頁 >> 涉外繼承知識

聚焦一件涉外遺囑繼承案件的管轄及準據法適用
發表于2019-2-19      

作者:馮愛芳 

來源:“涉外家事法律服務”微信公眾號

發布時間:2019年2月13日


內容摘要:對一件涉外遺囑繼承公證案件處理過程的抽絲剝繭,聚焦涉外遺囑繼承案件的常見疑難法律問題。該案所有的連接點均在國外,“不動產所在地”成為與我國司法建立起來的唯一連接點。不動產所在地專屬管轄,并不意味著或等同于不動產所在地法律的專屬適用!安粍赢a繼承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僅指不動產法定繼承,并不涵蓋不動產遺囑繼承。一份涉外遺囑的效力經由國內沖突規則指向遺囑人本域法(立遺囑時或死亡時的國籍地法或經常居所地法),后依據國外準據法被檢驗為最后一份合法有效的遺囑,作為不動產所在地的司法部門或公證機構通常又會依據中國繼承實體法內的強制性規定(如必留份制度)而使得該遺囑內容不被完全執行的做法值得商榷。

        關鍵詞:涉外  遺囑繼承  法定繼承  不動產所在地  沖突規則  準據法



一、案情簡介[2]和問題梳理

        新加坡籍華人ZHAO某在美國訂立了一份《臨終遺囑》。在該遺囑中,明確指定其妻鄧某(美籍)為遺囑執行人,并將其本人名下位于北京的三處房產及其他資產全部遺留妻子DENG某個人繼承。同時,還在遺囑中寫明:“我并未給女兒(美籍,未成年人)預作安排,我知道作為她的母親,我的妻子將繼續照料她的全部需求。若我的妻子比我的壽命短,我則將本人房產的全部遺留給女兒!爆F在,ZHAO某之妻DENG某前來向中國內地公證機構提出申請,要求依據上述在國外訂立的經公證認證手續的《臨終遺囑》繼承ZHAO某位于中國北京的全部遺產。

        經查明如下事實:中國公民趙某自上世紀90年代赴美國求學、結婚、工作并定居。2002年取得新加坡國籍。2013年底在美查出肺癌進行就醫治療。2014年7月29日在一名美國公證員和三名見證人的共同見證之下完成《臨終遺囑》的訂立,于2014年7月30日病逝。ZHAO某與DENG某(第二代移民,美籍)二人于2001年在美國登記結婚,于2004年在美國共同生育有一女。作為主要遺產的上述三處北京房產均購置于二人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登記在立遺囑人ZHAO某名下。ZHAO某之父早年先于其死亡,ZHAO某之母目前健在,系國家離休干部。

        在本案的承辦過程中,我們就如下五個問題進行了廣泛而持久的爭論:

        1、不動產所在地專屬管轄

        2、對“不動產繼承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的質疑:不動產遺囑繼承也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嗎?

        3、先決問題:涉外遺囑的效力檢驗

        4、準據法的查明和適用

        5、強制性規定和公共利益保留原則



二、不動產所在地專屬管轄

        隨著中國公民出國移民定居、對外交往旅游、投資等活動的增多,很大一部分的中國家庭里呈現成員國籍多元化和資產配置全球化的特點?缇尺z產繼承,既包括外國人對于中國資產的繼承,也包括中國人對于境外資產的繼承,此類案件正逐年日增、越發普遍。然而,因這類跨境繼承案件涉及到國際私法沖突規則和準據法的查明適用問題,無論擺在哪國司法和行政部門面前,都是頗值得研討玩味的疑難雜癥。

        一件涉外遺囑繼承案件的出現,首先需要確認的是,該涉外案件應由哪個國家哪個機構在哪個層級上進行受理管轄。我國《民事訴訟法》第34條[3]規定對涉外繼承案件由不動產所在地國法院專屬管轄!豆C法》第11條[4]列明了公證機構可以根據當事人的申請受理的公證事務類型,繼承公證是其中一項尤為重要的常規業務。同時,申請人可以向住所地、經常居所地、行為地或者事實發生地的公證機構自愿提出辦理繼承公證的申請,申請辦理涉及不動產的公證,應當向不動產所在地的公證機構提出(《公證法》第25條[5])。這樣的做法也是符合國際私法慣例的。對于繼承案件的管轄,可以以被繼承人的國籍地、住所地或遺產所在地為連接點來確定,但是,涉及到不動產繼承的,一般由不動產所在地來專屬管轄。

        在我國內地,遺產繼承案件通常有兩種處理渠道:一種是法院訴訟繼承,另一種是公證機構非訴繼承(早期的公證處即隸屬于人民法院,承載著部分非訴職能,后從法院系統中分離出來歸屬于司法部)。

        全國各公證機構所承辦的繼承案件數量與全國各基層人民法院審結的繼承案件,大致比例為8:1,在城市化水平發展較高的城市或地區,這一比例高達9:1以上;貧w到本案中來,該案件涉及到中國北京的三處不動產,因被繼承人死亡而發生變更,需要繼承手續以便變更不動產權登記。當事人自愿向不動產所在地的公證機構提出申請,要求依據該份經過公證認證手續的涉外《臨終遺囑》,確認遺產的最終歸屬。繼承,是中國公證機構的常規業務。不動產繼承向不動產所在地公證機構提出申請,不動產所在地根據當事人的自主申請享有管轄權,可以依法進行受理自不待言。但是,不得不承認,這類案件對于承辦人員的法學素養和專業能力提出了相當高的要求。


三、不動產遺囑繼承也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律嗎?

        需要注意和強調的是,不動產所在地專屬管轄并不意味著不動產所在地法律的當然適用,也就是說,不動產所在地的人民法院或公證機構在處理遺產糾紛時所引據的法律法規,并不應當排斥對國外準據法的適用。雖然,在國際私法上普遍存在著盡量“逃避適用境外準據法”而直接援引不動產所在地法來裁判的現象,但是,從法理上講,在跨境繼承的國際私法案件中,可以或者應當由不動產所在地的法院或公證處通過沖突規范[6]的指引去查明并援引國外準據法[7]來處理或裁判涉外案件。在沖突規范的指引下,既可能指向國內法,也可能指向國外法,一旦沖突規范指向的是國外法,那么,繼承案件的管轄機構應在查明外國法的基礎上大膽下判。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施行之前,最早涉及遺產繼承的法律法規集中在我國《繼承法》中,其中第36條[8]第2款規定,“外國人繼承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遺產或者繼承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外的中國公民的遺產,動產適用被繼承人住所地法律,不動產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律!边@個條款僅僅籠統地規定了涉外繼承的法律適用,并沒有區分涉外法定繼承和涉外遺囑繼承,我們不能當然得出“不動產遺囑繼承”應當涵蓋在內,從而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律”的結論。后來,隨著我國立法的完善,對于涉外民事法律關系的沖突規范集中在我國《民法通則》第八章“涉外民事關系的法律適用”中,其中第149條[9]規定,“遺產的法定繼承,動產適用被繼承人死亡時住所地法律,不動產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律!边@個條款中強調了“不動產遺產的法定繼承,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律”,可見,立法者有所察覺,作為法律概念的“繼承”應當二分為有遺囑的繼承和無遺囑的法定繼承,不加以區別對待,而在一個法條中含糊表述,一旦具體到法律適用時,恐多有齟齬,在此,更不能推導出“不動產遺產的遺囑繼承,同樣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律”的結論。就我個人理解和推斷而言,在我國《繼承法》(1985年4月10日)和《民法通則》(1986年4月12日)相應立法頒布實施的歷史條件下,以遺囑的形式來處分個人財產的情況應該甚為少見,更別說涉外遺囑了!独^承法》第36條對“遺囑”二字只字提及,很大可能性只針對的是法定繼承。后來頒布的《民法通則》第149條點明了“遺產的法定繼承”,也就是說,不動產遺產的法定繼承才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律。但是,仍未對“遺囑繼承”有任何提及?梢源笾逻@樣說,在我國繼承相關的法律條文中如果沒有明確出現“遺囑”字樣,大多指的是法定繼承。

        2011年4月1日起《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正式施行,第51條[10]明確了該法優先于《繼承法》第36條和《民法通則》第146、147條[11]的規定適用,也就是說,根據新法優于舊法的法律適用原則,該法自頒布施行之日起便成為我國判斷涉外繼承案件的特別法律適用規范。該法第31條[12]延續了《民法通則》第149條法律條款的表述,明確點明“不動產法定繼承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從立法方式上考察,不動產的遺囑繼承,如果能夠歸納概括后精確表達,那么方式也應當如此,即“不動產遺囑繼承適用***法”,然而并沒有?梢,一旦涉及到“有遺囑的繼承”,從中找出唯一連接點[13]并非一件容易的事。至少可以確定的是,在有遺囑的前提下,連接點根本不是“不動產所在地”,如果出現“不動產遺囑繼承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這樣的表述,那一定錯誤的認識。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12條規定,“涉外民事爭議的解決須以另一涉外民事關系的確認為前提時,人民法院應當根據該先決問題自身的性質確定其應當適用的法律!庇纱藯l款,我們可以試著如下理解:“涉外遺囑繼承”這一涉外民事案件的解決,須以另一涉外民事關系的確認、法律行為或事實的判斷(即“涉外遺囑的效力”)為前提。先決問題的解決直接決定了附隨的涉外民事爭議的解決,根據先決問題自身的性質才能最終確定“涉外遺囑繼承”應當適用的法律,或者可以大膽地說,先決問題的法律適用直接決定和影響著涉外民事爭議案件的法律適用。也就是說,你可以想象,經由沖突規則的指向,先決問題(即涉外遺囑的效力問題)的準據法為國外法,經由國外準據法(即遺囑人立遺囑時或死亡時的經常居所地或國籍地法[14])已判定為合法有效的一份遺囑,直接決定和影響著繼承案件的結論和應當適用的法律問題。


四、先決問題:涉外遺囑的效力檢驗

        “遺囑的效力,是指遺囑人設立的遺囑所發生的法律后果。遺囑作為一種單方民事法律行為,只要有遺囑人單獨的意思表示就可以成立,但成立的遺囑并不一定就能發生遺囑人預期的法律后果,即未必有法律效果”[15]。只有具備法律規定的條件,才能有效地發生法律效力,而有效的遺囑,才能按照遺囑人的意愿處分其遺產,實現立遺囑人的意思表示,也只有有效的遺囑才可以被執行,因此,有的學者將“遺囑有效”稱為“遺囑具有執行效力”。在國際司法慣例上,各個國家和地區法律均規定了依照遺囑繼承的基本前提是:存在最后一份合法有效的遺囑,也即是說,只要被繼承人所立的遺囑符合有關法律規定,則該遺囑在法律上是有效遺囑,應當按照最后一份遺囑的內容進行遺產流轉繼承。有效的遺囑必須在形式要件上和實質要件上均合法、有效,包括遺囑行為能力(年齡、神智)和權利能力(有權處分)、遺囑形式正當(書面、親筆簽名)和遺囑內容的實質有效性(真實、自愿、個人合法財產)等內容。因此,檢驗遺囑的效力至少需要查明以下幾個要素:1、立遺囑人的遺囑能力,立遺囑時屬于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2、立遺囑人表意真實、自愿,立遺囑時不存在重大誤解或受到欺詐、脅迫的情形;3、遺囑實質性問題:能夠證明或者保證所處分的財產是其個人財產; 4、遺囑內容不違反法律規定社會公共利益;5、遺囑形式合法,主要指內容完備,文字表述準確,簽名、制作日期齊全等。詳細對照《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的相關法條,分別對遺囑人的遺囑能力、遺囑的形式、遺囑效力和遺囑實質性內容等問題作出了規定。第11和12條對自然人的權利能力和行為能力進行規定,適用立遺囑人的經常居所地法律,本案指向美國法;第32條對遺囑方式的判斷,指向了遺囑人立遺囑時或死亡時經常居所地法律、國籍國法律或遺囑行為地法律,四者任一均可,本案指向美國法和新加坡法;第33條遺囑效力,適用立遺囑時或死亡時經常居所地法律、國籍國法律或遺囑行為地法律均成立。第24條對夫妻財產關系進行規定,適用共同經常居所地法律。(見下表)

沖突法

遺囑檢認要件

具體規則

準據法

最密切聯系原則

 

 

 

 

《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

權利能力

第十一條 自然人的民事權利能力,適用經常居所地法律。

美國法

 

 

 

 

 

美國伊利諾亞州法和

《美國統一遺囑檢驗法典》

 

 

行為能力

第十二條 自然人的民事行為能力,適用經常居所地法律。

美國法

 

遺囑方式

第三十二條 遺囑方式,符合遺囑人立遺囑時或死亡時經常居所地法律、國籍國法律或遺囑行為地法律。

 

美國法

新加坡法

 

遺囑效力

第三十三條 遺囑效力,適用立遺囑時或死亡時經常居所地法律、國籍國法律或遺囑行為地法律均成立。

 

美國

新加坡法

 

 

遺囑內容

 

第二十四條 夫妻財產關系,當事人可以協議選擇適用一方當事人經常居所地法律、國籍國法律或者主要財產所在地法律。當事人沒有選擇的,適用共同經常居所地法律;沒有共同經常居所地的,適用共同國籍國法律。

 

 

 

美國法



  

五、準據法的查明和適用

        如上所述,本案先決問題是涉外遺囑的效力檢驗問題,根據國內沖突法律規則的指向,無論是遺囑能力、遺囑方式、遺囑效力還是遺囑內容的判斷上,均指向了國外準據法,即遺囑人的經常居所地法(美國)。那么,接下來,案件承辦人員面臨的難題和關鍵是:如何去查明國外準據法!渡嫱饷袷玛P系法律適用法》第10條[16]規定,“涉外民事關系適用的外國法律,由人民法院、仲裁機構或者行政機關查明!边@三個法定的查明主體里,公證機構顯然并未列入其中。也就是說,雖然中國公證機構在日常工作中事實上大量承擔著遺產繼承的相應法律審查和事實確認工作,但是,名義上卻并非外國法的法定查明主體。其中的“行政機關”可否擴大解釋為包含公證機構,可否由公證機構有權受理涉外繼承案件的權能而系統解釋、當然解釋為具有查證涉外法律的權能,尚待考證。公證機構陷入這一尷尬局面和處境,究其根源在于:我國雖有《民事訴訟程序法》,但是,卻并沒有形成統一的《非訴事件法》。我國公證機構雖然在事實上處理著大量的非訴事件,尤其是婚姻家庭領域的,但是,處理某類或某些類非訴事件的主體地位并未確立。

        國外準據法的查明,可分為依職權查明和當事人提供兩種方式。依職權查明,又可細分為:1、自主查明;2、通過國外專家證人提供咨詢意見;3、委托國內外事部門或法學研究機構提供咨詢意見;貧w到涉外遺囑繼承案件中,如果指向的準據法國家和地區存在遺囑檢定的特定司法機構,應當由當事人提交遺囑檢定機關的檢定結論,并辦理公認證手續。如果指向的準據法國家和地區無特定的遺囑檢定司法制度,應當由國外專家證人提供書面《法律意見》并辦理公認證手續,當然,還可以委托國內的學術研究機構提供書面《咨詢意見》。本案中,遺囑效力的準據法為美國法律,最簡易和常規的做法是要求訂立遺囑的美國公證員提供關于遺囑有效性的《法律意見書》并辦理公證認證手續。本案最終確實也是采取的此種查明方式。由美國伊利諾亞州公證員向本公證處及承辦公證員提供了如下法律意見:“在美國伊利諾亞州,遺囑人可以將其財產遺留給任何受益人。如果遺囑人的遺愿按照法律要求的形式明確體現,那么法院必須支持遺囑得到執行。為了確保遺囑的有效性,必須滿足一些基本要求。首先,遺囑人必須年滿18歲,心智健全、記憶力良好。其次,遺囑必須有遺囑人簽字,或者由其他人以遺囑人的名義在其見證下并且按其指示簽字。再者,遺囑必須有至少兩名可靠見證人簽字,但見證人不能成為遺囑的受益人。最后,遺囑必須以書面形式訂立,才具有可實施性。經審核,立遺囑人在其臨終遺囑中所有要求均以滿足,可確定該遺囑中所有條款的有效性!


六、排除準據法的適用:強制性規定和社會公益保留原則

        本案先決的涉外遺囑效力問題已經由沖突法規則指向國外準據法,又依據該準據法得以確認“遺囑的所有條款均有效”。那么,通常情況下,不動產所在地的審判機關或公證機構會依據該份經過檢驗被確認為合法有效的遺囑,作出裁決文書或公證文書以確認遺產應由遺囑指定的受益人全部繼承的事實。但是,本案偏偏還有一個特殊情況,就是遺囑未給未成年子女留有必要的遺產份額。

        我們都知道,中國繼承實體法中有“必留份”的強制性規定[17],也就是說“遺囑應當對缺乏勞動能力又沒有生活來源的繼承人保留必要的遺產份額!比绻z囑沒有保留必留份,處理國內繼承案件的司法人員,一般會認定這樣的遺囑部分無效,在遺產分配處理時,首先會要求留下必要的遺產,剩余的部分再參照遺囑確定的分配原則來處理。那么,該案中國內實體繼承法上的“必留份”強制性規定應否適用?涉外遺囑的效力和執行上是否受影響?

        我想,實踐中如果果真這樣的案件擺在面前,大多數的司法從業者可能都會選擇去適用,畢竟,司法傾向于保護弱者總沒有錯。但是,這樣的實務操作并不意味著在學理上可以完全站得住腳。作為大陸法系繼承法律制度中的一項“深入人心”的強制性規則,對于經過長期系統學習,又在司法實踐中一貫適用國內繼承法的法官和公證員而言,習慣于不加思索、想當然地去堅持適用國內實體法上的強制性規定,實屬于人之常情,排除其適用反倒容易產生心理上的障礙。所以,強制性規定和社會公益保留原則,就成為司法口徑中,用于排除準據法適用的常見操作。但細究之下,我們需要探討的首先是“必留份”強制性規定是否屬于中國法律對涉外民事關系有強制性規定的情形(《法律適用法》第4條[18]);其次是因沖突規范指向境外準據法而不適用“必留份”強制性規定時是否損害我國社會公共利益(《法律適用法》第5條[19])。

        在討論“必留份”強制性規定是否屬于《法律適用法》第4條中的強制性規定時,需要區分實體法上的強制性規定與沖突法上的強制性規定!氨亓舴荨睆娭菩砸幎o疑屬于實體法上的強制性規定,但是,是否屬于沖突法上的強制性規定,則值得深入剖析。對此,《法律適用法解釋(一)》第10條[20]給出了對于這一問題的細化解釋和界定,凡“涉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公共利益、當事人不能通過約定排除適用、無需通過沖突規范指引而直接適用于涉外民事關系的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還列舉了涉及勞動者權益保護的、涉及食品或公共衛生安全的、涉及環境安全的、涉及外匯管制等金融安全的、涉及反壟斷反傾銷等,以此來說明以上情形中可以直接適用該強制性規定?梢,沖突法上的強制性規定必須具備兩項特征:一是涉及我國社會公共利益,二是(這樣的社會公共利益)直接適用于涉外民事關系。

        坦白說,任何法律的強制性規定似乎都可以勉強解釋為涉及到社會公共利益,但是,要判斷分析是否屬于沖突法上的強制性規定主要取決于:其所保護的社會公共利益是否存在于涉外民事關系;乜次覈^承法中的“必留份”強制性規定,其立法目的主要意在保護弱勢的繼承人群體,所追求的法價值是保護遺囑自由又進行必要的限制。因為,一旦遺囑剝奪了“雙缺繼承人”的遺產份額,一是可能造成其生存危機,二是必將增加社會扶養負擔。如此一來,分析思路就清晰很多了。首先,本案中的遺囑受益人是美國國籍、未成年子女也是美國國籍,她們的經常居所地亦在美國,必然不會增加我國的社會撫養負擔。其次,未成年人雖沒有勞動能力的,但不一定無生活來源,是否歸入“雙缺繼承人”需要根據個案判斷,不能一概而論。再者,大陸法系國家通過前置“必留份”的強制性規定來解決弱勢繼承人的生存危機問題,英美法系國家則通過獨立的“遺產管理制度”和“扶養救濟制度”來解決?梢,作為國內法上確立“必留份”強制性規定的事實基礎和價值基礎的可靠性和可信度,在涉外婚姻家事領域中,已經明顯弱化甚至根本不存在,除非能夠提出其他更充分的理由作為支持,否則,恐怕很難將國內實體繼承法中的“必留份”強制性規定擴大適用至境外遺囑人訂立的遺囑和境外繼承人之上。

        各國法律制度必然有其地域性特征,但是,任何地域性的法律制度又都不可避免地正在面臨著其他法律制度的沖擊和影響。隨著我國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國際交流不斷加深、全球化步伐不斷加快,作為日常處理大量非訴司法事務的公證機構,日后必將面臨更多更加疑難復雜的涉外遺囑和涉外繼承案件,這便對從業人員的法學素養和國際視野有了全新的更高的要求。




[1]本文是為即將于2018年6月9日在浙江大學紫金港校區舉行,由中國國際私法學會涉外家事專題研究委員會主辦的“家事與財富傳承涉外法律論壇”供稿。在本文的寫作過程中,廣東海埠律師事務所的黃善端律師給予了無私的幫助和有益的啟發,使得本文最終得以成稿,在此特別致謝!

[2]為學術研究和討論之便,本案是在真實案件基礎上的改編,文中任何結論均不代表真實案件的處理結果。

[3]《民事訴訟法》 第三十四條 下列案件,由本條規定的人民法院專屬管轄:
 。ㄒ唬┮虿粍赢a糾紛提起的訴訟,由不動產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轄;
 。ǘ┮蚋劭谧鳂I中發生糾紛提起的訴訟,由港口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轄;
 。ㄈ┮蚶^承遺產糾紛提起的訴訟,由被繼承人死亡時住所地或者主要遺產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轄。

[4]《公證法》第十一條 根據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申請,公證機構辦理下列公證事項:

   (一)合同;

   (二)繼承;

   (三)委托、聲明、贈與、遺囑;

   (四)財產分割;

   (五)招標投標、拍賣;

   (六)婚姻狀況、親屬關系、收養關系;

   (七)出生、生存、死亡、身份、經歷、學歷、學位、職務、職稱、有無違法犯罪記錄;

   (八)公司章程;

   (九)保全證據;

   (十)文書上的簽名、印鑒、日期,文書的副本、影印本與原本相符;

   (十一)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自愿申請辦理的其他公證事項。

[5]第二十五條 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申請辦理公證,可以向住所地、經常居所地、行為地或者事實發生地的公證機構提出。

   申請辦理涉及不動產的公證,應當向不動產所在地的公證機構提出;申請辦理涉及不動產的委托、聲明、贈與、遺囑的公證,可以適用前款規定。

[6]沖突規范(conflict rules),又稱法律適用規范(rules of application of law)、法律選擇規范(choice of law rules),有的國際條約中稱"國際私法規范"(rules of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它是由國內法或國際條約規定的,指明不同性質的涉外民商事法律關系應適用何種法律規范的總稱。

[7]準據法是指經沖突規范援用來確定涉外民事法律關系當事人權利與義務的特定法域的實體法。

[8]《繼承法》第三十六條  中國公民繼承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外的遺產或者繼承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外國人的遺產,動產適用被繼承人住所地法律,不動產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律。

外國人繼承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遺產或者繼承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外的中國公民的遺產,動產適用被繼承人住所地法律,不動產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律。

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外國訂有條約、協定的,按照條約、協定辦理。

[9]《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四十九條 遺產的法定繼承,動產適用被繼承人死亡時依據地法律,不動產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律。

[10]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第五十一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百四十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三十六條,與本法的規定不一致的,適用本法。

[11]民法通則》第一百四十六條 侵權行為的損害賠償,適用侵權行為地法律。當事人雙方國籍相同或者在同一國家有住所的,也可以適用當事人本國法律或者住所地法律。
  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不認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發生的行為是侵權行為的,不作為侵權行為處理。
    第一百四十七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和外國人結婚適用婚姻締結地法律,離婚適用受理案件的法院所在地法律。

[12]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第三十一條  法定繼承,適用被繼承人死亡時經常居所地法律,但不動產法定繼承,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律。

[13]接點,又稱為連結根據或連結因素,指的是沖突規范中就范圍所指法律關系或法律問題指定應適用何地法律所依據的一切事實因素。因此,在準據法表述公式中,連接點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14]《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第三十三條遺囑效力,適用遺囑人立遺囑時或者死亡時經常居所地法律或者國籍國法律。

[15]郭明瑞、房紹坤:繼承法(第二版),2004年,第153頁。

[16]《涉外民事法律關系適用法》 第十條涉外民事關系適用的外國法律,由人民法院、仲裁機構或者行政機關查明。當事人選擇適用外國法律的,應當提供該國法律。
  不能查明外國法律或者該國法律沒有規定的,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

[17]《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十九條 遺囑應當對缺乏勞動能力又沒有生活來源的繼承人保留必要的遺產份額。

[18]《涉外民事法律關系適用法》 第四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對涉外民事關系有強制性規定的,直接適用該強制性規定。

[19]《涉外民事法律關系適用法》 第五條 外國法律的適用將損害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公共利益的,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

[20]《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10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涉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公共利益、當事人不能通過約定排除適用、無需通過沖突規范指引而直接適用于涉外民事關系的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人民法院應當認定為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第四條規定的強制性規定:
(一)涉及勞動者權益保護的;
(二)涉及食品或公共衛生安全的;
(三)涉及環境安全的;
(四)涉及外匯管制等金融安全的;
(五)涉及反壟斷、反傾銷的;
(六)應當認定為強制性規定的其他情形。





關鍵詞:涉外離婚 涉外離婚律師 涉外繼承 涉外繼承律師




關閉窗口
  TOP↑
  E-Mail:lawyerscg@sina.com
電  話:010-62684688-8050  
手  機:13120327912 13671188466

本站關鍵字:涉外離婚律師 涉外繼承律師 財富傳承 家族信托

版權所有:孫長剛 律師
本站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北四環西路66號
中國技術交易大廈A座16層
郵  編:100080   京ICP備案:07009335
三分彩精准计划 江苏快三计划 腾讯分分彩平台 幸运飞艇5码计划 腾讯分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