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彩精准计划欢迎您的到來!

 
□ English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網站首頁 國內離婚 國內繼承 業務范圍 香港離婚繼承 澳門離婚繼承 臺灣離婚繼承 法律文書
首席律師  

孫長剛 律師

涉外婚姻家事與財富傳承律師網
首席律師:孫長剛
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
郵箱:lawyerscg@sina.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北四環西路66號中國技術交易大廈
A座16層
  微信號:lihunlawyer
  電   話:13671188466

專業團隊
·首 頁 >> 熱點追蹤

拿破侖的婚姻趣事和御用公證人拉吉多|【國際視角看公證】第三期
發表于2019-5-6      

轉自:公眾號“律政學堂”


拿破侖的婚姻趣事和御用公證人拉吉多

文:蔡勇

2014年9月21日在巴黎郊外呂埃--馬邁松小鎮舉行的拍賣會上,巴黎書信和手稿博物館以43.75萬歐元(含稅)的天價拍得了一份公證文書。這是巴黎公證人拉吉多于1796年3月8日為拿破侖和約瑟芬制作的婚姻契約,拍賣的是約瑟芬所持的副本原件1。在談到為何不惜高價競拍時,巴黎書信與手稿博物館負責人表示:“對于這種獨一無二的珍貴藏品,本來就不該考慮所謂的預算! 拿破侖與約瑟芬婚姻契約的公證文書正本現珍藏于法國國家檔案館公證文書原本存管中心。

一、拉吉多—深受皇帝信賴的公證人2

1795年10月,經當時的法國政府頭頭、督政官巴拉斯介紹,拿破侖認識了守寡的風流少婦約瑟芬.博阿爾內。約瑟芬本是巴拉斯的情人,巴拉斯為了擺脫她,把她介紹給了巴黎內防軍司令拿破侖.波拿巴將軍,這是共和國軍隊里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巴拉斯非常倚重拿破侖,此舉也是為了拉攏這位軍事天才。32歲的約瑟芬比拿破侖大6歲,還帶著和亡夫博阿爾內生育的兩個孩子,但她是巴黎社交場上有名的風云人物,稍微用點手段便把年輕的將軍迷得七葷八素,并成為他一生唯一摯愛的女人。

兩人很快便決定結婚。巴黎公證人拉吉多是約瑟芬亡夫博阿爾內家族的公證人,深得約瑟芬的信任,拉吉多由此認識了拿破侖。

拉吉多的事務所位于圣奧諾雷街。1796年3月1日,事務所來了三位客人:拿破侖.波拿巴少將、約瑟芬和拿破侖的副官Le Marois上尉,約瑟芬想請拉吉多先生幫助訂立婚姻契約。公證人拉吉多先是和約瑟芬單獨進行了交談,但他卻沒留意到波拿巴將軍所處的位置完全可以聽見他們的談話。

約瑟芬告訴公證人她希望和拿破侖結婚。這時,拉吉多充分展現了他作為家庭公證人所應當扮演的角色,向約瑟芬點明了這樁婚姻中的諸多不利因素:未婚夫沒有財產;年齡的差距;軍人職業的危險,特別是她已經是博阿爾內將軍的寡婦了,還得照顧自己的兩個孩子。一番交流后,拉吉多的結束語大概是這樣的:“好吧!看來您心意已決,非得嫁給波拿巴將軍不可,盡管他只有披風和佩劍!”

[1]國內多家媒體在2014年錯誤地將拍賣品報道為拿破侖和約瑟芬的結婚證書。

[2]此段內容編譯自Alain Moreau《書吏變遷錄—法國公證史》


這時波拿巴將軍走了進來,公證人拉吉多的臉色變得有些尷尬。約瑟芬問拿破侖是不是聽見了公證人的話,這位未來的皇帝回答說拉吉多說的話表明他是一位公正誠實的人,值得尊敬。波拿巴補充道,他希望由拉吉多先生繼續負責他們今后的事務,并給予他完全的信任。

1796年3月8日,公證人拉吉多來到約瑟芬的住處,為兩人完成了婚姻契約的公證手續。契約規定兩人婚后將不會有共同財產,不對對方的債務和抵押擔保承擔責任。約瑟芬繼續保留與前夫所生兩個未成年子女的監護權。契約里還規定,拿破侖為約瑟芬設立遺孀終身年金,價值為每年1500利弗爾,這是拉吉多基于拿破侖從軍風險所提出的建議。在宣讀契約時,公證人指出未婚夫的財產只有軍裝和舊衣服,這時拿破侖補充道:“我還有佩劍!”。

1796年3月9日22時,拿破侖和約瑟芬在巴黎二區市政廳完成了結婚手續。之后,這對法國歷史上最有名的夫婦始終保持著對公證人拉吉多的信任,與他們有關的多份公證文件中均出現了拉吉多的簽名。

1804年12月2日,拿破侖在巴黎圣母院加冕為法蘭西皇帝并親手為約瑟芬戴上了皇后桂冠。據傳,皇帝在加冕大典結束時召見了拉吉多,拿破侖身穿華麗錦繡的披風,身旁是他的加冕之劍,劍上鑲著那顆美輪美奐、重達140.5克拉的“攝政王”鉆石,拿破侖對公證人說道:“拉吉多,瞧!這就是我的披風,這就是我的佩劍!”

由于拿破侖的格外信任,拉吉多先后正式成為皇帝和帝國政府的公證人,但很不幸,他在1805年7月21日就去世了,時年46歲。巴黎二區戶政官制作的死亡證書上載明了拉吉多去世時的身份:法蘭西皇帝和意大利國王陛下的公證人,因為拿破侖當時同時擁有法國皇帝和意大利國王的稱號。

著名公證史學家、國際公證史研究所所長Alain Moreau曾經寫道:“拉吉多因其皇帝公證人的稱號而載入史冊。拿破侖這位并非易于相處的顧客始終信賴拉吉多,這不僅是他個人的榮耀,也是公證人職業的榮譽!

二、皇帝的“報復”3

關于拿破侖和拉吉多之間的趣聞,《19世紀拉魯斯詞典》里的描述雖略有不同,但卻更為詳實、有趣。

1796年2月底,約瑟芬從老情人巴拉斯那里獲悉拿破侖即將升任意大利方面軍司令官,這無疑加快了她與拿破侖結婚的決定。在結婚前,約瑟芬請求將軍陪她去見公證人拉吉多先生,他的事務所就在圣奧諾雷街,靠近旺多姆廣場。美麗的寡婦經歷了太多社交場上的虛情假意,但她對這位公證人非常信賴,不僅在經濟事務中征詢他的建議,在涉及感情和婚姻時,約瑟芬也想聽聽公證人真誠的意見。

事實上,約瑟芬毫無疑問已在心中拿定主意。從某種程度上說,約瑟芬是出于對自己老公證人的尊重,想告訴他自己將要結婚的消息,而不是僅僅向他咨詢。

1796年3月1日,約瑟芬在拿破侖的陪同下來到公證人拉吉多的事務所。進入大門處,是書記員們工作的地方,約瑟芬挪開波拿巴的手臂,讓將軍在那里等著她。約瑟芬獨自走入公證人的辦公室,但卻沒注意到門是微微敞著的,就在門附近的將軍幾乎一字不漏地聽見了約瑟芬和公證人的談話。

[3]此段內容編譯自《Extrait du dictionnaire Larousse du dix-neuvième siècle》


“拉吉多先生,”約瑟芬說道:“我是來告訴您,我將要開始下一段婚姻了!

“您?!夫人,您要和誰結婚?”拉吉多有點驚訝。

“我過幾天就要嫁給波拿巴將軍了!

“什么?!您已經是軍人的遺孀,您還要嫁給另一個軍人?”拉吉多問道。

“您是說波拿巴將軍?”約瑟芬反問。

“!是的,我記得他,內防軍司令,他曾經在土倫炮戰中給他的上司卡爾托將軍好好地上了一課!焙茱@然,公證人不可能不知道波拿巴將軍的事跡。

“就是他,拉吉多先生!”約瑟芬的心里或許有些自豪。

“但他是一個沒有財產的男人,夫人。 您已下定決心了嗎?”公證人問道。

“毫無疑問!先生!奔s瑟芬沒有絲毫猶豫。

公證人說道:“那對你來說就太糟糕了,夫人!

“那么,這是為什么呢?拉吉多先生,請您告訴我!

“為什么?與其嫁給一個沒有名氣和前途的小小的將軍, 您還不如繼續守寡。您的波拿巴有可能成為莫羅將軍或Pichegru將軍那樣的大人物嗎?”

“難道他永遠沒有機會和這些共和國的偉大將軍們比肩?”約瑟芬問道。

“我有權對此表示懷疑。此外,相信我,夫人,現在的軍人職業沒有任何價值,而且對我個人來說,做軍隊的供應商比任何軍銜都更有吸引力!

  “這就叫做各有所好吧! 約瑟芬的回應有些干澀,公證人對自己未婚夫不敬的話語讓她感到不快,她繼續說道:“各有所好,在婚姻里,您看到的只是利益......”

   “而您,夫人,”執拗的公證人打斷了約瑟芬的話語,“您看到的是愛情和仰慕,您想說的是這個,是嗎?那么, 您錯了!波拿巴將軍的金色肩章讓你迷失,這是肯定的。我再說一遍,這是一個沒有財產的男人,他只有披風和佩劍,請不要讓自己將來因為嫁給他而后悔!

披風和佩劍兩個詞一下子刺激到了門外的拿破侖,他霍然起身,雙目閃爍,帶著憤怒的神情向門口跨近了一步,但忽又覺得這似乎有些唐突,因此他又坐回了椅子上,對剛才的輕率舉動感到有點慚愧。

就在那一刻,約瑟芬悶悶不樂地從公證人的辦公室走了出來,公證人把她送至門口,這時他有些尷尬地看到了波拿巴將軍。拿破侖冷冷地回應了公證人的致意便讓約瑟芬挽著胳膊離開了。

在陪約瑟芬回家的路上,將軍對他剛剛聽到的談話保持了緘默,而且直到加冕儀式的那一天,拉吉多公證人和約瑟芬都沒有懷疑他們的話已經被談論對象給全部聽見了。盡管拿破侖是個很有激情的人,但他也很善于克制自己。

畢竟,拉吉多是一個稱職的公證人,而且讓人驚異的是,在拿破侖從將軍到共和國第一執政再到皇帝的歷程中,拉吉多始終是他唯一的公證人。拿破侖在稱帝后某次談及此事時,承認拉吉多公證人在當時的背景下表現得非常公正,展現出一個好顧問的品格。這就是皇帝對他這位公證人的看法。

但是,拉吉多在談話中的蔑視畢竟還是讓拿破侖受到了心理傷害,但他一直隱忍著。在意大利和埃及取得一系列輝煌勝利后,將軍成為了共和國第一執政,再后來到了加冕的這一天,拿破侖認為“報復”公證人拉吉多的最好時機到了。

這一天,拿破侖派人去召喚拉吉多。如今的拿破侖,早已不是8年前那個只有披風和佩劍、被拉吉多看低的“小小的將軍”,他有權杖和皇冠,拉吉多對他自是崇敬有加。

公證人對皇帝在加冕這個大日子里的突然召見感到有些意外,但是他做夢也猜不到皇帝的真實動機,因為他理所當然地認為新皇帝是讓他去為加冕禮制作一份公證文書。

公證人匆匆趕至杜伊勒里宮,當值侍從帶著他穿過一間間金碧輝煌、里面都是帝國元帥、大臣和高級官員的寬敞房間,最后來到了大殿,拿破侖正在那里一面等他,一面與約瑟芬閑聊。

“啊,是您,拉吉多!”皇帝笑著說,“我很高興見到您!

皇帝接下來的話直截了當:“您還記得1796年我陪同博阿爾內夫人--現在的法國皇后到您事務所的那一天嗎?”拿破侖一字一頓地接著說道:“您還記得您對軍人職業的頌揚以及對我個人的夸贊嗎?現在,您怎么說,拉吉多?您這個預言家很準吧?我可是記得,您斷言我將永遠只有披風和佩劍!

在說到披風和佩劍時,拿破侖有點古怪地指向他用金絲繡滿蜜蜂的披風和查理曼大帝的權杖,接著又說道:“您說對了,拉吉多!這就是我的披風!這就是我的佩劍!”

“如您所見,拉吉多先生,我干得還算不賴,但是......我不是在說我的財產......經過八年的婚姻,我把皇后桂冠作為聘禮獻給我的妻子......”說到這時,拿破侖撫住了約瑟芬的手,皇后早已被這意外的場景驚得說不出話來。

公證人也是驚呆了,結結巴巴地冒出幾句有頭無尾的話:“陛下......我不能......什么?! 陛下......您......您都聽見了......!”

“我全都聽見了,拉吉多,”皇帝說道,“我欠您一個拖延太久了的懲罰。因為,我的好約瑟芬如果聽從了您的建議,她將不會有皇后桂冠,而我,將失去最好的女人。拉吉多,您是有罪的!

 聽到皇帝口里冒出“懲罰”、“有罪”這些話,公證人有些張皇失措,心里開始恐懼起來,因為他不知道皇帝為什么會突然提到這件往事。這時,看到拉吉多嚇得夠嗆,從公證人的尷尬和局促中找到了樂子的皇帝開口說道:“好吧,拉吉多!我的懲罰是仁慈的,我懲罰您今天到圣母院去參加我的加冕大典。我必須在那里看到您,聽見了嗎,先生?去圣母院大教堂吧,沿著我儀仗隊的線路過去!

就這樣,在巴黎圣母院的加冕禮上,狡黠的皇帝愉快地從人群中看到了“先知”拉吉多--拿破侖喜歡這樣稱呼他的這位公證人。

眼前的盛典,這是專為那個“小小的將軍”舉行的,而當年的博阿爾內夫人現在也成了法國皇后,可憐的拉吉多,回想起八年前的場景,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離開圣母院時,皇帝給了人群中的公證人一個善意的微笑,可憐的公證人向皇帝躬身致敬,人們開玩笑說他的額頭都快觸到地面了。

皇帝從這個小小的惡作劇中得到了滿足。事實上,拿破侖經常這樣作弄身邊的高官甚至是元帥們。

三、“奇怪”的結婚證書

1796年3月9日,拿破侖和約瑟芬在巴黎二區的市政廳登記結婚,結婚儀式預定在晚上八點,因為波拿巴將軍一周前被任命為意大利方面軍司令官,白天正忙于準備意大利戰役。巴黎二區市政廳保存的拿破侖結婚證書原件在1871年巴黎公社時被毀滅,但幸好其1829年制作的抄本得以幸存,現保存于法國巴黎銀行總部(原巴黎二區市政廳舊址)。這份文書記載了拿破侖和約瑟芬結婚時一些不同尋常的怪事。

3月9日20時,約瑟芬準時出現在二區市政廳,穿著當時流行的平紋長裙,外面裹著風衣,因為這一天下著雪,外面天氣很冷。約瑟芬坐在壁爐邊等待拿破侖的到來,負責登記結婚的是戶政登記官、巴黎二區的市長Leclercq,已經到達的見證人有法國的實權人物巴拉斯(約瑟芬的老情人)、議員塔里昂和法律人士Calmelet。由于拿破侖遲遲未到,登記官Leclercq先行離開了,登記手續實際上是由專員Collin-Lacombe完成的,但他并不具備辦理結婚手續的資格。

晚上10點,拿破侖和最后一位見證人、他的副官Le Marois上尉終于出現了,拿破侖進門第一句話就是:“請馬上給我們辦理結婚手續!”整個過程用了不到30分鐘就完成了,沒有舉行任何慶祝儀式,也沒有舉行宗教婚禮。拿破侖的副官Le Marois當時不滿21歲,根據法律,他還沒達到擔任結婚見證人的年齡。結婚證書上,拿破侖的職務是巴黎內防軍司令官,但他在3月2日就已經升任意大利方面軍司令官了。

相對于3月8日由公證人拉吉多制作的婚姻契約,約瑟芬在結婚證書上把自己的年齡改小了整整四歲,事實上,約瑟芬幾乎一生都在掩蓋自己與拿破侖的年齡差距。而拿破侖也非常的“紳士”,把自己的年齡變老了18個月,這樣兩人就幾乎差不多一樣大了。拿破侖在結婚證書上把自己的出生日期從1769年8月25日改成了1768年2月25日。拿破侖出生于科西嘉島阿雅克肖,他可能并沒意識到這個舉動有可能使他從法國公民變成意大利熱那亞公民,因為1768年2月25日熱那亞還沒有把科西嘉島賣給法國!

就這樣,拿破侖和約瑟芬在弄虛作假中開始了他們的婚姻。多年以后,被囚禁在圣赫勒拉島的拿破侖回憶道:“可憐的約瑟芬,她事實上給自己埋下了極大的隱患,因為這完全能夠導致婚姻無效!

下面的短視頻編輯自法國1979年制作的電視片《Joséphine ou la Comédie des ambitions》,它基本還原了拿破侖和約瑟芬1796年3月9日的結婚場景。

關閉窗口
  TOP↑
  E-Mail:lawyerscg@sina.com
電  話:010-62684688-8050  
手  機:13120327912 13671188466

本站關鍵字:涉外離婚律師 涉外繼承律師 財富傳承 家族信托

版權所有:孫長剛 律師
本站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北四環西路66號
中國技術交易大廈A座16層
郵  編:100080   京ICP備案:07009335
三分彩精准计划 江苏快三计划 腾讯分分彩平台 幸运飞艇5码计划 腾讯分分彩